【黔山问道】第19期 李天翼:“西江模式”何以可能?

2019-10-27

10月25日晚,贵州大学逸夫楼贵州大学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基地,一场围绕西江千户苗寨旅游发展模式的学术讲座和讨论,现场人数爆满,座无虚席,气氛热烈。贵州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西江千户苗寨文化研究院院长、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江模式”课题负责人李天翼教授应邀作了题为“西江模式何以可能:基于文化、资本与权力的互嵌”的讲演,来自省内各高校和旅游业界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和学生参加了这场讲座。

 

李天翼教授是从千户苗寨西江走出来的苗族学者,近几年来,他在苗寨中设立了民间研究机构,长期坚守在田野深入实际,这也使得他今天的讲座具有十分丰富的内容和深邃的思考。讲座上,李天翼教授首先从方法论角度阐述了“西江模式”,他认为,从研究主体的角度,可以有非社会结构嵌入和社会结构式嵌入,前者是研究者以外部身份进入社区和村落所进行的研究,后者是研究者作为社区或村落中的社会结构一分子所进行的互动与观察。他本人则依托西江苗寨中的研究院作为社区结构的重要构成来追踪和洞悉西江旅游十年的发展。

西江千户苗寨位于苗岭山脉主峰雷公山麓的雷山县,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苗寨。在进行旅游开发前,西江苗寨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共同体社会,村民祖祖辈辈靠种植水稻为生。改革开放后,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外出劳务输出,虽然坐拥丰富的文化遗产,但“富饶的贫困”是西江苗寨的形象标签。自2008年第十三届贵州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举办以来,西江苗寨才实现了从农业共同体社会到旅游共同体社会的转变。2018年,西江苗寨游客量超过了700万,旅游综合收入为70多亿元,村民人均收入超过了2万元,实现了脱贫致富。

今天的,西江苗寨总体上来讲产业兴旺、生态宜居、生活富裕、乡风文明、治理有效,是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先行示范。

接着,对西江苗寨旅游十年何以成功的问题,李天翼教授认为,这与村民、企业、学者、政府等多个主体在旅游开发过程中协作、共建之实践分不开。作为地方发展经验的“西江模式”是一整套经验体系,是地方党委政府开发旅游成功的智慧体现,是民族文化旅游化市场化的一种有效组织方式。进而李天翼教授对“西江模式”的特点进行了概括:一是不脱离民族文化母体的文化创造性发展和创新性转化,二是在经营管理上实行景村一体和市场导向;三是注重基于文化母体上的文化品牌的创新与注入(如“高山流水”“十二道拦门酒”等),四是在利益分配上推行门票共享制度;五是在景区社会治理上充分利用民间智慧进行管理。 

这其中,李天翼教授指出民族文化如何再创造性、再利用是“西江模式”的核心要义,他认为“西江模式”贡献在于在对原生型村落旅游开发带来的启示——即当地社区积极参与旅游经营管理、构建以社区为主体的受益机制、基于民族文化母体的旅游产品的开发、充分调动民间资源参与景区治理等。

最后,就如何从学理上来理解“西江模式”?李天翼教授指出在“西江苗寨”的旅游开发场景中,包含有苗语世界、汉语世界和英语世界这三个不同的文化堆积层和意象世界,需要在研究上弄清楚这三个文化世界的不同及内在联系。他认为文化、资本、权力是洞悉“西江模式”的三个关键词,也是社区、企业和国家的隐喻。10年来西江苗寨旅游取得的成功,其实就是这三个因子协调、配合得好,在结构上是紧密嵌合在一起的。谈到西江苗寨未来面临的挑战,李天翼教授认为,文化脱嵌于资本和权力是西江苗寨旅游可持续的潜在风险所在,作为以民族文化为特色的景区,企业的入驻一定要加强和文化的融入与互嵌,否则旅游发展会有脱离文化的倾向和态势。当然,李天翼教授也认为,作为一个已经运行了10年的西江旅游模式本身也在不断地调适,以自有的逻辑来应对千变万化的旅游变化,更要相信地方党委政府为此所作的努力。

讲座结束后,与会专家与师生就文创开发、夜间旅游、旅游可持续发展等议题持续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热烈讨论,大家各抒己见,观点精彩纷呈。直到结束时间临近,仍有许多师生意犹未尽,纷纷举手希望继续提问。

【黔山问道】系列讲座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同时注重问题意识和讨论环节,自开办以来影响日增,受到校内外广大师生的欢迎。从本期第19期开始,应校研究生会邀请进行合作,升格为校级研究生系列讲座。11月因举办“中国苗疆走廊高峰论坛”暂停讲座,12月开始的【黔山问道】第20期将邀请贵州大学国家民委研究基地执行主任、贵州省人类学学会会长杨志强教授作“文化走廊与云贵高原——西南区域与民族研究的贵州视角”的讲演,欢迎大家届时参加。


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基地贵州大学西南民族文化走廊中心供稿

2019年10月27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