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无城”:海龙囤再思

2019-04-13

“黔山问道”系列沙龙第三讲

主题:“土司无城”:海龙囤再思

主讲人:李飞。博士,研究馆员,贵州省博物馆副馆长

主持人:贵州大学杨志强教授

时间:2018年12月7日

地点:贵州大学逸夫教学楼326室


主持人:我叫杨志强,外号叫“强盗”,我目前是贵大这个国家民委基地的负责人,作为基地日后的一个建设项目的就是要打造一个学术品牌,即“黔山问道”这个学术品牌。这个沙龙本身有钱要办,没有钱也要办。现在主要是一帮对学术有追求,有共同兴趣的人在一起思考,进行思想的碰撞,是各位老师和同学聚集的地方,每逢每月单周的周五晚上7点开始。只要我活着,它也会活着。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目前是单周制,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很多学者愿意来这里和我们交流,这个交流本身是一个跨学科的,只要大家感兴趣的课题都可以来这个地方讲。无论你是搞自然科学的还是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的,大家一起来交流。比如今天邀请的李飞老师,他是做考古的。下一步可能会邀请平塘做天文望远镜的老师来讲讲。意思是,只要你能用卖菜的老百姓都能听懂的语言给我们介绍像大数据一类的知识,能够给我们一些思考,就到这里来与大家共享。沙龙有两个环节,一个是主讲环节,一个是提问的环节。这个过程,我们都会全程录音,全程记录,然后整理出来之后挂在公众号上、学术期刊上、内刊和网站上,这些工作都要同步。我们计划用两年的时间把这个学术品牌打造出来。大家平时都要出去聚餐,我们就把这个活动当成是大家的一次聚餐,除了满足我们的肉体之外,还满足我们的精神。刚好明天又是星期六,你可以吃得饱饱的,然后拿一天时间躺在床上消化。目前基本的想法就是这样,需要我们长期的坚持,包括政府官员、学界我们今后都会有涉及。这基本上是一个自愿的,大家想来我们都非常欢迎。有两个任务,一个是培养我们的学术高地,像在北京那些名利场上他们没有时间思考的问题,我们在这个地方来讨论。说不定做到最后他们所要讨论的问题,可能要跑到这里来开会。在北京那个层面上讨论的问题,可以在我们这个地方进行讨论。大家都坐,同学们,你们挤一挤哈,这是师大的何景明老师,她是英国剑桥的博士。


下面我就介绍一下今天的主讲嘉宾李飞博士,一会儿李飞老师如果介绍错了你不要回过头来把我打一顿就可以了(全场大笑)。我们所谓的学术交流,就是我们多想一些真问题,少谈一些假命题。我们学者聚集的中心是没有功利性的,大家在一起进行长期的学术交流,希望能够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来谈一下我们所关心的东西。实际上今天这个活动是第三讲,第一讲是我开得很冷清,因为原本我想这个活动还是不要搞得太大了,一些真正关心问题的老师和同学在一起进行思想碰撞就好了,因为头脑多,碰撞起来就会有很多火花。你看像今天来的,有做旅游学的,做城市规划的,还有做民族学的,做历史学的,做哲学的,做儒家的,还有搞中文的王老师现在都过来参与了我们这个活动。今天的主要事情,原来贵州省考古所李飞副所长,也是海龙囤考古队的队长,长期在海龙囤工地上工作,使得他媳妇每天就抱着娃娃上班,是吧?(全场善意的微笑)。只是开个玩笑哈,就是说长期扎根于现场,一直在做考古工作,是海龙囤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的一个非常核心的人物。他现在是贵州省博物馆的副馆长,这次他给我们讲海龙囤的主题。但我觉得光讲这个还不够,还涉及到一个云贵高原的问题,云贵高原的人类活动和它的文化……


李飞:那我下次再来,今天就这样。(全场笑)


杨志强:其实我是希望下一场还能有机会再请你来给我们讲一讲。下面大家欢迎李飞老师(全场热烈鼓掌)


李飞:谢谢各位,没有话筒,我就这样讲。


杨志强:下一步我准备话筒。(全场爆笑)

李飞:有个麦克风声音可以再大一点。我本来想着是那种像上课那样的教室,没想到是这样围着坐的,比较有味道的讲座。


首先感谢杨志强教授的邀请,让我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大家在这样的场合分享我对海龙屯的一些思考。也感谢今天的每一位有老朋友,也有很多新朋友,今天是大雪,又那么冷,冒着细雨在这里来相会,而且可能要浪费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听一场可能并不是那么有趣的报告。就像杨志强老师刚才所讲的那样,过去的六年时间里,我的生命就宿命般的和一座山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海龙囤。


我们先看一个小片子,这是央视一个关于海龙囤的纪录片的一些片段。这是“新王宫”,一会儿我们会讲到。这是2015年的5月份拍的,今年7月份的时候全国上映。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土司无城”,关于海龙囤的一些再思考。2012-2017年间,我们在囤上呆了五年的时间,去年3月下屯,因为工作的调整,我调入贵州省博物馆任职。今年国庆期间,贵州省文化厅张玉广厅长到海龙屯调研,对一些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其中就包括海龙囤考古队重返海龙屯开展整理工作。10月30号,我和一位一直参与发掘的队员回到海龙囤上。为了这个分享会,我昨天晚上才从海龙囤下来,明天或者后天早上又要回去,据说明天要下雪。我们现在看到的PPT封面上的这张照片是2013年1月4号的雪景,我在囤上经历的第一场雪。重返海龙囤之后,我们在开展的主要是对前期发掘资料的系统整理工作,然后出版科学的考古发掘报告,体量至少应该有3本吧。工作量很大,因为出土的东西特别多。换句话讲,是用发掘出来的遗迹遗物,给海龙囤写一本传记。


“土司无城”,是我近期阅读文献时产生的一些新的想法。我们分三个部分来讨论:一是问题的提出;二是海龙囤是怎么回事;最后讨论一下如何理解土司无城。


第一部分,问题的提出。“土司无城”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呢?是郭子章在《黔记》里面提出来的,他在《黔记·舆图志二·龙泉县城》里提出来的。他说“土司无城,例也”,土司是没有城的,这是一种成例,为什么呢?“惧尾大也”,怕他尾大不掉。他以播州为例子,说播州这么强悍的土司,最后都叛变了,都不敢在这个地方筑城。今天的水西、永顺、保靖这些地方仍然没有城。“即播悍且叛,不敢城夜郎。今水西、永顺、保靖,犹无城也。”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海龙囤我们一直称之为城,海龙屯的对面一直有一座城叫做养马城,更明确称之为城的,规模和海龙囤是基本相当的,海龙屯周围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城池。与海龙囤一起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永顺老司城、唐衙土司城都称之为城。按照郭子章的意见,这些都不能叫城,那海龙囤还是一座城吗?郭子章的提法引发了我们新的思考,我们最后再来讨论。

第二部分,我们来看一下海龙屯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是一座城吗?这是明代播州的区域,海龙屯在遵义老城西北大约20里的地方。以今天的遵义为中心播州,从唐乾符三年(876)到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一直被一个强悍的家族所占据,杨氏家族。这个家族很有意思,他们自己的家谱里面,明开国第一文臣宋濂曾经给杨家写过一篇几千字的文章,叫《杨氏家传》,其中记录了从始祖杨端到21世杨铿为止的一些重大事件。里面提到,他们的始祖杨端是从唐乾符三年从山西太原到播州的。当时播州被南诏给占领了,杨端应诏入播,收复了失地。不久,唐就灭亡了。杨端就在播州地方留了下来。然后往后传了五代,到杨昭的时候没有后人了,怎么办?就从同样是太原杨家——也就是我们都比较熟悉的杨家将中杨业的后人里过继了一个儿子叫杨贵迁,延续杨家的血脉。杨氏统治播州的时间,从杨端到杨应龙一共是27代人,30任土官,时间一共是724年。


从1950年代开始,考古工作者在这个区域进行了系统的探索。最先被确认的是13世杨粲墓。目前为止,从13世杨粲到最后任土司杨应龙为止,中间绝大多数人的墓葬已经被发现。这里边,与海龙囤关系最密切的,一个是15世杨文,一个是30世杨应龙。海龙囤是杨文在宋宝祐五年(1257)为抗击蒙军而创建的,30世杨应龙时进行了大规模重建,却很快在“万历三大征”的播州之役中被摧毁。


先说说囤名。大家看到的古今文献里,对海龙屯的称呼比较混乱,有“龙岩囤”、“海龙囤”、“海龙屯”等不同称呼,常常有人问我哪个是对的。我们现在来捋一捋。它最早的称呼应该叫“龙岩新城”,出现在1267年左右树立于杨文墓前的“杨文神道碑”上。之所以叫“龙岩新城”,是因为它建在龙岩山上。“龙岩囤”与“海龙囤”是明代称呼。囤上传世的著名碑刻《骠骑将军示谕龙岩囤严禁碑》里,就称“龙岩囤”。“骠骑将军”就是土司杨应龙。播州之役的明军统帅叫李化龙,他在战后将与平播战争相关的奏议、咨文、塘报(即军事情报)、书信等汇编成一本书,叫《平播全书》,这是目前研究海龙屯最重要的一本明代文献。书里同时使用了“海龙囤”与“龙岩囤”两个称呼。“海龙屯”这个名称出现的比较晚,明清文献中都没有这样的称呼。事情的经过是,1999年前后,海龙囤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关专家认为“囤”字不当,是囤粮的意思,而海龙囤是屯兵的地方,因此强行将名称改为“海龙屯”,最终公布的国保名单里取用的正是“海龙屯”,新的混乱因此出现。这是一种不太严肃的做法,很多混乱其实是由于我们的无知和自以为是造成的。申遗过程中,我们也讨论过恢复旧称的问题,但最后不了了之。


海龙囤的地势非常险峻,夹在两条“y”字形河谷里,三面临渊,一面与群山相接,两河在囤的东南角交汇,绵延而下,称白沙水,流经遵义城区称湘江,是乌江的一条支流。大约从11世纪晚期开始,今天的遵义老城成为播州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是后来的播州宣慰司的司治所在地。海龙囤对于播州城而言,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民间传说,两地之间通过湘江—白沙水可以行船。郑珍在道光年间编成的《遵义府志》中也说“父老言,杨逆据此时,曾堰海龙坝之水,使环囤下,自宣慰司至囤,二十里外即乘舟而往。未知然否?”从今天的河道和水势来看,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但是沿河谷陆路出入,应该是比较近便的通道。所以海龙囤的周边,还有几座同一时期的山城,如养马城、养鸡城、养鹅池等,都是夹着白沙河谷分布的。海龙囤为核心,居中调度,所形成的是一个庞大而严密的山城防御体系。山城强调的是它的军事性和防御性,平时是不住人的,出入也有非常严格的限制。前面提到的土司杨应龙亲笔所书的《骠骑将军示谕龙岩囤严禁碑》,就是相关的规章制度。既然强调军事性,选址就必须考虑两个因素,一个是险,一个是用水。海龙囤的南北是悬崖峭壁,东面稍缓,西面是连绵不断的群山。从河谷到囤顶的相对高差约400米。现存城垣的总长度近6公里,囤顶一圈围合的城垣,文献中称“大城”,东、西两面再各设两重瓮城,整体像一串五合一的冰糖葫芦,中央是道路。因为只有东西两面各有仄径可以上下,所以又在这两侧设了重重险关。现存东面由下而上,有铜柱、铁柱、飞虎(三十六步)、飞龙、朝天和飞凤六关,都是明代关隘。朝天关与飞龙关之间,围合成一个小的瓮城,飞龙关以下各关,以城垣和山险组合成一个大的瓮城。根据文献的记载,河谷里应该还有部分关口,比如龙凤关、水关等,但已经没有相关的遗迹可考。西面由内而外,依次是万安关、西关和后关,关与关围合的空间,由内而外分别称“月城”、“土城”。后关的道路,是其“樵汲之路”,即打柴、取水的去处。海龙囤因此形成“左右深溪,前后重关”之势,《明史》称其为“飞鸟腾猿不能逾者”。


这是明代的格局。目前部分关口的名称仍有问题,比如囤后的“西关”、“后关”是晚出的称呼,原先的称呼已经不明。囤前的“铜柱关”,最早见于道光《遵义府志》,明代文献中没有叫“铜柱关”的关口。“飞凤关”也是晚出的称呼,可能是明代文献记载的“太平关”。关口的名实之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好好考一考,我之前也讨论过,但感觉仍没有说清楚。为什么可以确定是明代的关口?因为部分关口的匾额上有清晰的纪年,与关口一体的城墙自然就是明代的城墙。


前面提到,根据“杨文神道碑”,结合文献记载,海龙囤是宋宝祐五年(1257)由播州土官杨文创建的,时称“龙岩新城”。那么考古过程中有没有发现“龙岩新城”的相关遗存?答案是:有。通过系统的调查和试掘,我们发现近6公里长的城垣至少存在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类就是与明代关隘连为一体的,用豆腐块状加工得比较方正的泥灰岩砌筑而成的垣墙,这是明代的。另一类呢,是用粘土岩,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页岩砌筑而成的城垣。我们在3个以上地点发现了两类城垣的叠压关系,就是页岩砌筑的城垣被包裹在明代城垣内,两者的相对早晚关系比较清楚。我们根据叠压关系把城垣分为两期,第二期是明代城垣,第一期比第二期早,但能早到什么时候,没有直接的证据。随着工作的推进,我们在第一期城垣上发现了4个门道,或者称之为关口,门道的结构与明代的也存在着明显的区别,又窄又长,都是用页岩砌筑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在门道里发现了大量瓦砾,表明这些门道上早先都有门楼。这些瓦与明代的瓦比较,形制和工艺都有所区别,比如相对薄小,火候偏低,泛白,瓦的一头微微上翘,我们称之为“翘头瓦”。当时考古所正在新蒲发掘杨氏第14世杨价的墓葬,也就是建海龙囤的杨文的父亲和母亲的合葬墓。杨价死于1243年,他的墓葬大约就是在这个时间营建的。这座墓葬的外围有一圈垣墙,是石包土的结构,垣墙的两侧发现了大量小青瓦,表明这些瓦原先是盖在墙头上的。这些瓦的特点与海龙囤的“翘头瓦”完全一致。这样,通过对比,我们就可以将第一期城垣与门道的年代定在南宋晚期,与出土文献记载的“龙岩新城”吻合。


龙岩新城格局如何?首先现存大城的南北城垣全是宋墙。其次,囤东,朝天关两侧的明墙都包裹有宋墙,像蛇吞鱼一样,宋墙绵延而出,与大城连为一体;再往下,铜柱关东北侧的明代城垣内也发现了几十米长的宋代城垣。囤西,万安关南侧高达7米多的明代城垣一次因雨局部坍塌,让我们有机缘观察到内部包裹的宋代城垣;万安关以里,有一道巨大的土埂,原先一直以为是天然的,后来经过试掘发现,这是一道长近200米、宽达数米的宋代城墙,两侧垒石,中央包土,它的中央和南北两侧各开了一个门道,前面提到的“翘头瓦”,主要就是这几个门道里发现的。这样就可以肯定,明代海龙囤的大致格局,在南宋时期就已经形成,明代重建时沿用了大城的南北城垣,没有进行过多的处理,因为这两侧下面就是三四百米深的深渊,很难被突破。杨应龙重建的重点是东西两端,重建关口,并加固了城垣。囤东的两重瓮城,宋代即有。囤西可以确定,宋城至少延至万安关一线,并在万安关与“古城墙”之间形成一重瓮城。万安关以西,目前尚未发现宋代遗存,应是明代新加的瓮城,而此时“土城墙”因为地势平缓、防御力不强,应已废弃不用。


前面介绍的是整个城的外围轮廓,及其由宋至明的变迁,现在我们已经把它梳理得很清楚了,是2012年以来大规模考古发掘所取得的一个重要收获。


那么,囤内的情况如何?囤内已探明有“新王宫”和“老王宫”两个大的建筑群,面积都在2万平方米左右。另外有采石场、窑址、校场坝、“金银库”、“绣花楼”等遗迹。我们还对道路网络进行了探索。“新王宫”、“老王宫”是民间的称呼,据认为“老王宫”缺水,所以迁到了“新王宫”,因此存在着先后早晚的关系。早年的调查者也认为“老王宫”是宋代的。“新王宫”一直是这几年考古发掘重点揭露的区域。现在已经探明这是一组由闭合垣墙围合起来的建筑群,垣墙长504米,面积约1.8万平方米。前设大门、仪门,依次往后有五开间的大堂、二堂,这构成了“新王宫”的中轴线。五开间的大堂、二堂与土司从三品的政治身份是相匹配的,也反映了土司的国家认同。中轴线的东西两侧还有一组一组院落状的房址,由道路串联起来。“新王宫”内这样的建筑共有30组,整体呈三进三路的格局,即前、中、后三进,左、中、右三路。它是土司杨应龙在万历时期修建的土司衙署,是海龙囤的心脏。里面出土了大量的建筑构件和瓷器,数以万计,仅编号为9号房址(F9)的一个不到20平方的房间内,就出土了瓷片1万多片,已经修复起来的瓷器有200多件,还有很多等待修复。这个房间内还有灶台、水池等设施,因此是一个厨房。左(西)路建筑与中轴线、右(东)路建筑方向有所偏差,中轴线为38°,远方有山与之呼应,左路建筑则为54°,形成一个夹角。这种差别,可能是功能不同或建筑年代的早晚不同所致,年代上都在万历时期,但修筑存在先后早晚的不同。


“新王宫”垣墙的发现,首先是确定了“新王宫”的范围,使得探讨“新王宫”的格局成为可能。此外,也解决了外围建筑的性质问题。“新王宫”西垣墙之外,万安关以里,有一组“品”字形建筑,民间一直传说是土司储存金银的“金银库”,但它处在囤后入囤的首冲之地上,再傻的土司也不可能将金银储存在这样的地方。我们推测,所谓“金银”可能是“军营”之讹,时间久了就传成“金银库”。囤南另有一座山城,明代文献记为“望军囤”,其地名现已变为“望京”,可作为旁证。


我们没有在“老王宫”周围发现“新王宫”一样的垣墙,但发现了大量建筑基础,还有部分石砌地基和台阶裸露在地表。通过试掘,发现了大量瓦砾、青花瓷片和砖铺地面,与“新王宫”出的没有任何区别。因此现在所见的“老王宫”也是一组明代建筑群,因为没有深入工作,它的具体性质还不清楚,不排除为军士驻扎的营地和储存粮食的仓库的可能性。播州之役中,明军八路并发,每路3万人,合之24万。播军也有约10万之数,后来退回海龙囤的至少也有几万人。


杨应龙在战前即于海龙囤专设“运送口粮帮户”负责运粮上囤(《骠骑将军示谕龙岩囤严禁碑》),“囤之粮可支岁余”(杨寅秋《临皋文集》),因此需要大量空间储存。《平播全书》记载囤上“仓米大小三四千间”。从建筑规模看,目前的“老王宫”是粮食储存最可能的空间。

其他的发现,时间关系不展开。可以确定的是,采石场和窑址都是明代的。“绣花楼”上却曾有建筑,因为有少量明代瓦砾发现,且南宋时即专门为这道逸出的山脊设置了门道,但未必像民间传说的是杨家小姐谈情说爱的去处,而可能是一处观察敌情的天然“马面”。


前面提到,囤上出土了大量遗物,数以万计。按类别有建筑构件、生活用具和兵器等几类。生活用具中包括了大量来自景德镇的青花瓷器,有的带有五爪龙纹等皇家才能使用的纹饰,这些“官样”瓷器为何会出现在海龙囤上?一种可能是御赐瓷器,一种可能是土司自行购买的瓷器,或者兼而有之,有待深入探讨。兵器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冷兵器与火器并出。冷兵器有刀、矛、镞和铠甲等,火器则发现了铳和炮使用的大量铅弹和铁弹。文献记载,杨家是没有火器的,播军曾俘虏明军来教如何制造火药使用枪支,教不会就斩杀。战争过程中,明军曾从播军手中缴获了一门百子铳,这是文献记载中杨家唯一的火器,可能是早先从明军手中夺取的。兵器的悬殊,也一定程度决定了最后的胜败。与之相应的,因为没有或几乎没有火器,土司并没有用火器进行防御的意思,这反映在城防上就是海龙囤上看不到枪眼、炮台等与火器相关的设施。这类设施在黔北山城大规模出现是入清后的事,反之,凡有这类设施的山城,它的年代只能在清代。明年年初我们会出一本书《玛瑙山:考古、文献与口碑》,讨论就是清代山城,这个城里就出现了大量前述设施。考古发现、传世文献与族谱资料都显示这是一座清代山城。


最后,我们回到一开始提出的问题,讲了半天,大家觉得海龙囤是一座城吗?郭子章为什么认为“土司无城”,播州无城?


郭子章(1543-1618)《黔记》的原文是:“此龙泉所由城也,既城矣,不得不县,何也?土司无城,例也。惧尾大也。即播悍且叛,不敢城夜郎。今水西、永顺、保靖,犹无城也。此龙泉所由县也,非若是。”郭子章曾任贵州巡抚,并亲历万历二十八年(1600)播州之役,对此间情况尤为熟悉,所以他所提出的“土司无城”之说,值得玩味。


什么是“城”?从引文看,龙泉之所以设县,是因为先建了“城”。龙泉县城“城高一丈七尺,宽一丈五尺,周围三百六十一丈,垛口七百二十个,城下大道可容车马,城门楼阁共四座,月城四座,水关二座。”因此,这里所说的“城”,就是“城郭”。土司无城,即土司司治周围不得环以防御性垣墙。郭子章还特别指出,杨氏虽然彪悍,并最终叛乱,尚且不敢在播州造城。周邻水西、永顺、保靖等土司亦无城。土司之所以无城,是明统治者有意的控制,防其尾大不掉。


无独有偶,万历《湖广总志》亦记“施州卫所属各土官,俱各寨居”,称其所居处为“寨”,并不称“城”。明人钱训古 《百夷传》记:傣族土司“所居无城池濠隍,惟编木立寨。”清人顾彩在康熙年间游容美土司府时所见,“中府为宣慰司治城,环城皆山”,“司治五门,无城有基”(氏著《容美纪游》)。均称土司有寨无城。


基于上述记载,可得出以下认识:

第一,播州政治中心(宣慰司司治)遵义老城在万历二十八年(1600)杨氏被荡平前应无城郭,目前所存最早城郭,应是播平后所建。

第二,作为土司衙署的永顺老司城、唐衙土司城等,虽有垣墙,但似均不能称“城”,只可名为“寨”。

第三,土司无城,乃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因为政府有“例”,即有特别的控制。《明史》卷316《贵州土司》记:“景泰七年,平头著可长官司奏其地多为蛮贼侵害,乞立土城固守,从之。”土司在特殊情况下筑城,也必须征得政府的许可。


很显然,播州杨氏在司治之外的险峻山巅所建的防御性工事海龙囤、养马城、养鸡城等,在郭子章看来并非“城”,而主导播州之役的明军统帅李化龙在《平播全书》中又明确记其为“养马城”、“养鸡城”。这是沿用本地称呼抑或李化龙亦认为其为“城”?若沿用本地称呼则至少表明在土司及当地人心中,这就是一座城。海龙囤在更早的南宋《杨文神道碑》中也被称作“龙岩新城”,也是以城名世的。万历二十八年的播州之役中,宣慰司治所被早早攻陷,以海龙囤为中心的众山城成为其最后的防线,24万明军在春天的淫雨中,历时近50天方攻克最坚固的堡垒海龙囤,结束杨氏一族在播州724年的统治。杨氏“以为子孙万代之基,保固之根本耳”(《骠骑将军示谕龙岩囤严禁碑》)的海龙囤是一座城吗?


海龙囤有着随山势绵延约6公里的厚实城垣,左右临渊,前后设关,至今尚存重重9道雄关,中央设衙署,衙署四周又另筑周长504米垣城,具备了城所应有的各种特征,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城,而参与平播战事应较熟悉这座城池的郭子章为何称“土司无城”,播州无城呢?既有成“例”,不许土司筑城,又岂容其在险峻山巅营建更为坚固的堡垒?兴许在郭子章看来,以海龙囤为中心的山城只是一组“寨堡”,并称不上“城”。相应的,永顺老司城、唐崖土司城,均只是“寨”。


不管称其为城也罢,寨也罢,营建海龙囤这样严密而庞大的山地防御体系应非统治者所乐见,也不准许。但万历时期的播州境内,除杨氏大规模营建这类山城外,赤水河岸边的袁氏亦在土城建有金子囤、九龙囤、七宝囤和天赐囤等山城,可见“土司无城”的规定并未得到严格执行。


统治者不允许地方营建城池,早有先例。《史记·秦始皇本纪》记始皇三十二年(前215)下令天下“堕坏城郭,决通川防,夷去险阻”。即将原有的城墙、壕沟等予以毁弃,免为割据势力所用。据《汉书·高祖纪》记载,至高祖六年(前201),因各地防御的需要,才又“令天下县邑城”。但各地营建城郭,须经政府许可。元取天下后,曾下令拆毁南方城市的城墙,严禁重修,以之削弱被征服地区的防御能力。元人张铉《至正金陵新志·兵防志》即记:“今天下一统,城郭沟池悉废为耕艺”。元人强化控制后,为抗蒙而建的“龙岩新城”,可能也在毁禁之列。考古发掘显示,海龙囤上南宋晚期与明代晚期的遗存最为丰富,目前未发现可确定为元代的遗迹,表明其在元代可能处于废弃的状态。


我们补充一个例子。前面提到的“杨文神道碑”,1972年发现于杨文墓前。这是一座三室并列的石室墓,杨文居中,他的右边葬的妻子田氏,右边应一位妾。杨文死于1265年,1267年下葬,墓前的神道碑大约立于此年。他的妻子田清惠死于1290年,次年下葬,此时已经进入元朝。神道碑发现时是什么状态?已碎为上、中、下三块,一块遗于原地,另两块被用作田氏墓的封门石。这表明神道碑是被杨氏后人有意击碎掩埋的。为什么?因为碑文中提到了自端平二年(1235)至宝祐五年(1257)的20余年间,杨氏积极参与宋军抗蒙的一系列史事,其中直接派步骑参战的便达6次之多。蒙古取得天下之后,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杨氏击毁神道碑,并将部分作为后葬入的田氏墓的封门石。对一通碑刻都如此谨小慎微,对一座为抗击蒙军而建的城池,还敢再用吗?


土司无城,是中央政府对土司的提防与控制,而土司在具体应对中却于司治之外营建出介于“城”与“寨”之间似城非城的山地防御工事,阳奉阴违的维糸着其在地方的统治。在郭子章看来,因为位于遵义老城的宣慰司司治周围并无防御性垣墙,而海龙囤这样的山地堡垒顶多称“寨”,因此播州无城。亦即在代表统治者立场的朝廷大吏郭子章眼中,治所周边无城郭即符合成例。播州土司应该很好的遵循了这一点,却又在司治之外的山地据险为寨,建构起比一般城池更为有效的“山城”防御体系,并明目张胆称之为“城”。从这个意义上,以海龙囤为代表的播州“山城”,是土司无城的成例之外的一种特殊存在,并成为土司制度特殊的实物见证。


我们来看最后一张照片,这就是海龙囤,秋天的海龙囤。我们的考古工作站就在这棵树底下。我们会在这里持续工作一年到一年半左右,欢迎大家一起来囤上继续探讨土司到底有没有城。谢谢各位。




交流环节:


杨志强:非常感谢李飞博士,他是冲在海龙囤第一线的实干家,讲到海龙囤,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权威。就我个人而言,提到土司无城的这个问题,我没有什么资格进一步去探讨。我们现在在做苗疆走廊,涉及到一个空间,云贵高原这个空间的问题。因为在明清时期,从地理上,云贵高原无疑是属于中国的内部省份地区,但是它存在着多种不同的政治形态,有化外之地,有土司控制的地域,又有汉族移民进来形成的这种国家直接掌控的地方,这点来说云贵高原在一个空间上多种政治形态并存,多种政治形态之间的关系特别复杂,我觉得我们下一步应该做做这方面的研究,从一个空间多层次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可能会变得很有意思。对于解释中国历史的立体性和多元一体的中国格局的形成,从云贵高原去展开研究。


还有一点时间给大家提问题。本来这个我们这个沙龙的前身叫地狱沙龙,为什么叫地狱?我们原本的动机不太好,就是有些人来讲的时候,像下地狱一样,给他提的问题越猛越好。记得当初有人来讲的时候,给他提问题,整得汗都留下来了。希望大家多提问题。


我提一个小问题。怎样去理解城?是只能看成一种建筑形式呢,还是一种经济的,政治的观念?就是一种建筑形式除外,在文化层面上,这个城,它代表什么,比如说它必须要有一定的经济活动,或者产生一种经济上的功能、政治上的功能、文化上的功能?有没有这方面问题?这是我的问题。


李飞:这可能就涉及到我们对“城”的不同的理解。涉及经济、政治、文化活动的,应该是我们今天所称“城市”。而海龙囤,应该用“城池”这个概念,因为偏重军事性,从空间的角度,从功能的角度来看,它有垣墙,有城门,有衙署,一切都具备,是一座城的样式。郭子章所谈的“城”应该如何理解?我今天也只是把这个问题抛出供大家讨论。谈一点感受,我在读到郭子章“土司无城”几个字的时候,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一些东西似乎有了解释的方向。前面我们提到,海龙囤上我们看不到元到明代早中期的遗存,杨氏治下的海龙囤,只有南宋晚期和万历时期的东西,我曾经以为这段时期的东西应该有,只是工作还没有到位,还没有发现,今天用“土司无城”眼光去审视就会发现,它压根不可能存在,因为中央政府不允许它存在。


吴琳:今天非常感谢李馆长给我们海龙囤,让我们了解了贵州的世界文化遗产。我是来自贵大城市与规划学院,我叫吴琳。因为我教过中国建筑史,对城市稍微有一点点认识,今天不是特地来给李飞老师提问题的,但是我可以提供一个小线索,也许可以对在进行的研究给予一点小小的帮助。你谈到左路空间和中轴线的方向不同,在中国建筑史里方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课题。这也是我的博士论文的研究方向。它已经完全不是贵州的一个特点了,方位可能和星宿有关系,不同的功能可能与不同的星宿对应,可以向这方方向进行思考。


李飞:谢谢吴老师提供的思考方向。“新王宫”的中轴线是38°,右路建筑与之平行;左路是54°彼此形成一个夹角,我一直觉得左路建筑可能是一个仪式性的空间,但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持。


吴琳:对,它不一定坐南朝北,它是看星宿的位置。比如我们的文曲星,紫微星,北极星这几个重要的控制点,它进行一个总的一个城市方位的控制。我们也对民居,特别是西南民居进行过讨论。刚刚幸亏你提到土司是三品,这个就改变了我对土司的认知。因为土司是本土的,我的意思是它改土之前不会按照官方的模式来建,因为我们西南的是讲究方便性和便捷性。


旅游与文化产业学生赵应菊:老师好,我是贵州大学旅游与文化产业的学生,然后呢,我现在在做海龙囤的一个课题。所以我想向老师提问一个问题,可能非常浅薄,请各位见谅。就是,海龙囤,它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今后将何去何从,它只是做这种小众的,科普之类的开放,还是说可以把它开发为一种旅游资源?旅游的话,它面对的旅游者是非常的少的,因为我去考察过几次,游客都不多。它如何像故宫一样吸引广大的旅游者?老师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李飞:你提的问题一点都不肤浅。申遗成功之后,海龙囤已经全面向社会开放,但目前在文化内涵的挖掘、文物本体的保护、日常的管理、对外的营销等各环节确实存在许多问题。加上遗址类的遗产,不像一些自然遗产,也不像你提到的还有地面建筑的故宫那样直观,参观起来可能比较费劲。我是做考古的,如果去看同一时期的由播州冉氏二兄弟参与建设的合川钓鱼城,如果没有人讲解,我可能一样看不懂。海龙囤到底该怎么做?我在囤上经常碰到各种专家来给海龙囤“把脉看病”,多自视为“扁鹊”,唾液横飞,滔滔不绝,并基于自身的认识开出一剂剂“良药”,但他们可能都是庸医,下的又是猛药,照方抓药后果可能很恐怖。海龙囤需要宏大的视野、长远的规划,更需要脚踏实地的工作,对考古工作者而言,现在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认认真真把前期考古发掘的资料整理好,把成果及时向社会公布,让更多人来关心海龙囤,来认识海龙囤,来研究海龙囤。大家各尽所能,但保护永远是第一位的。从1257年创建,今天传到我们手里已经700多年了,我希望下一个700年,我们的后人看到的海龙囤,和我们看到的还是一样的。


杨志强:还可以提两个问题。


贵州法学院赵海亮:考古过程中有没有发现制度管理类的材料?


李飞:“严禁碑”就是类似的东西。这是囤上最为重要的一块碑刻。


赵海亮:里面有没有记载一些刑法的处罚措施?


李飞:“严禁碑”的最后一句是“此乃禁地,庶有稽查,以防奸细僭妄诈伪之徒,再无混冒。违者,自干后开条款罪究,决不轻恕”,但没说明如何处罚。这块碑刻的内容很丰富,也有正式发表的材料,你可以基于自己法律素养,进行一些考释。


杨志强:北京大学的周成,他就提了一个观点,不知道你赞不赞成?他认为海龙囤之役可能是中国历史上冷兵器和热兵器最大规模的一次交锋。因为我和他都是从日本回来的,他查了不少资料。他是这样讲的,我不知道你认为这样的观点成不成立?


李飞老师:播州之役明军24万人,杨家大约有10万人,合起来至少有30万人参战。明军普遍使用了火器,而杨家几乎没有火器,这确实是一场大规模的冷兵器与火器的交锋,囤上也发现了大量兵器的实物。至于说是不是史上最大规模的交锋,得再查一下战争史,也涉及到如何理解的问题。比如万历三大征中的另外两场,宁夏之役和朝鲜之役,参战的人数都没有播州之役多,但朝鲜之役历时较长,前后数年,播州之役前后一共打了114天。后来的明清之战,耗时也挺长,而且一开始后金好像也没有什么火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可以展开深入的讨论。


杨志强:时间还剩不多了。非常感谢老师和同学们,我觉得今天要是讨论的时间再多一点就好了。我们非常感谢李飞老师。我们现在给李非老师报以热烈的掌声。下次讲座的主题就是“何谓贵州”。实际上就是谈什么是贵州,贵州的文化主体性在什么地方,贵州文化的核心在什么地方,它实际上是我们一直在深度思考的问题。大概就是每个月的一三周的周末,就是今天晚上。下次不会让你们站在门口了,下次会买一些不占地方的凳子。大地方就不去了,我这个地方就挺好,再大也不去了。咱们就是追寻这个会议的最终的一个东西,而不是单单听人怎么讲,是讲述的人和听众之间的一个互动。这个地方太大了的话,以后就会变成,你高高在上,我们在下面听,但是听下来以后,却没有一个互动过程,这样就不太好了。那今天的讲座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录音整理:王爱、仁善宇、敖靖、高江平、张亚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