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应华教授“苗疆走廊上荡漾的音符”讲座气氛热烈

2019-04-01

329日晚,贵州大学北区逸夫楼内举办了一场气氛热烈的音乐人类学讲座。这是贵州大学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基地中国西南民族文化走廊研究中心策划举办的“黔山问道”系列讲座的第七讲,原贵州大学音乐舞蹈学院音乐系主任,现湖南第一师范学院音乐舞蹈学院副院长张应华教授应邀作了题为“苗疆走廊上荡漾的音符——音乐人类学视野下的贵州民族民间音乐新思维”的讲演。来自省内各高校、科研单位的专家学者及师生聆听了这场精彩的讲座。研究中心可容纳近70人的小型会议室内座无虚席,门口也站着旁听者。

 

张应华博士、教授

张应华教授是侗族,获得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博士学位,多年来一直从事贵州民族民间音乐的研究。近年来本校首倡的“苗疆走廊”概念引起了张教授的高度关注,他从音乐人类学视角,基于音乐本体论对苗疆走廊与贵州民族民间音乐的关系等,在《中国音乐》等学刊上发表了一系列论文。本次讲座,张应华教授首先回溯了中国音乐研究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指出在全球化趋势下,作为地方的应对之策,学者对民族民间音乐的深描,大多致力于彰显其内在的整体性,强化与外部的差异性,而政府的“名录”形式也是一种“他者”的想象、拆卸和拼贴;就当前音乐学研究存在的问题,张教授认为存在着两种极端的形式:一是极端的现代主义,诉求于现代性的“西方中心”体系,放弃自我的依附性发展;二是极端的相对主义,固守小社会的“传统中心”,进行“完整性”的封闭式差异性想象;就此前贵州民族民间音乐的研究而言,张应华教授也指出:“多彩的”文化想象使得贵州文化类似于漂浮的散状物,独特的差异性研究割裂了贵州地域文化的整体性,多元的文化描述遮蔽了贵州文化的主体性体征,而封闭的个案研究则忽视了贵州文化因“通道”带来的开放性演进和关联性存在。

张应华教授讲座现场

对于贵州大学团队近年提出的“苗疆走廊”(这里的“苗”,非单指苗族,明清至民国时期是云贵高原地区少数民族的泛称),张应华教授表达了高度的认同,认为它对从音乐本体思考贵州民族民间音乐的“一体多元”结构及研究范式转换具有重要意义;以往过于强调“民族音乐”的内在整合性和外在差异性,事实上切割了贵州地域文化的整体性。为此张教授列举了“赶马调”“花灯调”等汉传民间音乐沿“苗疆走廊”在贵州各地各民族中传播的情况,指出它们之间既有变异,同时结构上又相互关联,并且与湖南乃至江浙一带的民间音乐有着渊源关系;就民族音乐而言,他指出侗族的“侗戏”的曲调其实是受到四川“梁山调”、湘黔的“阳戏”等的影响而呈现出明显的因果链条。为通俗易懂地说明以上问题,张应华教授对上述民间音乐素材逐曲进行演唱,指出它们之间相同与不同,及结构性关联之所在,唤起了在场听众的浓厚兴趣和热烈反响。最后张应华教授认为,将苗疆走廊作为贵州民族民间音乐研究的切入点,既是贵州音乐文化生发和历史流变的事实,也是贵州音乐文化结构的内部整体性之呈现,同时还是贵州音乐文化结构的外部关联性的表达;今后从音乐本体对苗疆走廊的持续研究,将会使贵州民族民间音乐的“一体多元”空间场景更加清晰。

讲座结束后,来自贵州大学等高校从事音乐学、民族学、旅游学、城市规划、文创等不同专业领域的学者们各抒己见,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许多参会者用手机拍摄录像,表示这场讲座精彩纷呈,内涵厚重且通俗易懂,激发了他们进一步思考的兴趣。与会专家也对国家民委贵州大学基地提供的这一跨学科交流的平台表示感谢,并希望这样的“黔山问道”系列讲座能长期坚持下去。

 

 

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基地

贵州大学中国西南民族文化走廊研究中心供稿

2019331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