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札记】月亮弯弯照华堂,女儿开春哭爹娘

2018-06-28

陈正府


陈正府  美国克拉克大学国际发展研究博士、贵州省人类学学会常务理事。研究专长主要集中在国际发展、文化人类学、人文地理学、东南亚研究、拉丁美洲研究等领域。

作为土家族的一员,我小时候就在家乡见过土家族哭嫁。当时觉得好奇,明明就是一门喜事,新娘为何要哭得呼天抢地。有的不会哭,还要装着哭。后来我才明白这是土家族婚俗特点之一。此次访谈,木黄镇新业乡坪所村支书腾建宏告诉我,土家族哭嫁歌的内容与功能其实是丰富多样的,有哭爹娘,哭家里的兄弟姐妹,还有哭媒人的。

在坪所,哭爹娘的唱词通常有:“月亮弯弯照华堂,女儿开春哭爹娘;空置养儿空想望,好比南河梦一场”。这首歌词比较押韵,第一、二句主要就是用比拟的手法以情景做铺垫,第三、四句是说爹娘白白养了个女儿,以后要嫁出去帮不了父母,在爹娘家的好日子就像做了一场好梦最终也会醒过来。“空置”是地方方言,指徒劳、白费功夫的意思。

比如哭哥嫂,新娘通常会这样哭:“哥哥嫂嫂拿好算盘开好亲,你的妹子撞到岩头不说话,哥哥嫂嫂撞到gedou(一种树木根茎,样子丑陋)就开亲”。这首是埋怨哥哥嫂子的,很多时候,如果父母年迈了,长兄如父,就由哥哥嫂子安排亲事。由于利益关系,不管男方人品、相貌,只在乎男方殷实的家底或者家庭背景就开亲,这是很多不幸婚姻的开始。

关于哭姐妹,一些新娘哭着:“好姊好妹要分离,九瓣橘子是苦情。一个橘子十二瓣,我们好姊好妹要分散;橘子好吃要剥皮,我们好姊好妹要分离,分离不分心,赶场赶罗又相会,吃起汤粑又团圆”。用橘子来比喻自己与姐姐妹妹之间的姐妹情,分开的时候就像被剥皮的橘子一样痛苦,舍不得与姐妹分离。同时也告诉姐妹们日后一定要利用赶场的时间多在一起聚聚,重温姐妹情。


总之,婚嫁是土家女性生命历程中的重要转折时期,其中包括了指责媒人的花言巧语,哭诉出嫁离家的痛苦等情绪,但是主要还是通过“哭”来表达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恩之情,及对哥嫂姊妹及亲友的不舍之情。同时,哭嫁歌细腻地展现了土家族女孩复杂而又矛盾的心理,其主要功能是将女性从女儿转换成媳妇。

女儿和媳妇是两种全然不同的角色,其间呈现出一种断裂:一方面,新娘要告别女儿角色,因而内心充满了对往日生活的依恋之情;另一方面,新娘要开始履行陌生的媳妇职责,因而恐惧万分。所以,新娘必须通过某种途径脱离原来的角色,进入新的角色。

这种角色的突变必然会对女性的心理产生极大的压力和负担,她们需要通过某种途径消除紧张,“哭嫁歌”正好为其提供了一个合法有效的途径。女性在哭嫁仪式中被赋予话语权,她们借此权利,通过情感宣泄,卸掉角色转换时的情感压力、重负,告别旧的女儿角色,为迎接人生新的阶段与角色作好准备。



文案助理:耿明华

文字编辑:葛春培 田如萍

审稿:王小梅

新媒体制作:杨波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