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札记】绣花老人扶文珍

2018-06-28


李隆虎

李隆虎,贵州师范大学讲师,北京大学人类学博士。研究方向:饮食文化。

在楼上古寨楠桂桥边,有一个出售刺绣商品的小店,小店的主人就是绣花老人扶文珍。

在2017年10月,我所在的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文化学院举办了一次全省范围内的蜡染刺绣传承人培训班,当时班上就有几个来自石阡县楼上村的汉族“学生”。她们告诉我,楼上有一个老婆婆针线活很好,会绣龙凤图案的鞋带。一个月后,我独自到楼上调查。在银昌先生带我参观楠桂桥的途中,正好经过路边的小店,老人家恰巧在店中,这算是我那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绣花老人。由于那次调查的主要任务是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所以第一次见面只是简短寒暄了几句,没来得及喝上老人的一杯茶水,甚至连老人家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2018年3月初再回楼上,本想正式拜访老人,不想她到石阡儿子家中做客去了,尚未归来。直到3月24日傍晚,终于又见到了老人,便约了她第二天早上聊聊天。

第二天早上,我们到老人的小店时,她已在店中。得知我们要摄像时,她马上换上了自己亲手做的绣花衣裳,脚踩绣花鞋,还准备了平日里绣花的针线布匹,以便“配合”我们的摄像。绣花鞋是老人买的,但身上的花衣裳均出自她的一针一线,耗费了半年的光阴。于是,就在她家堂屋门口,她一边绣花,一边向我这个好奇的晚生说起她的故事。

八十四岁的扶文珍是我所有访谈对象中最年长的,但岁月的侵蚀并没有模糊她的记忆。由于是家中长女,要帮家里做“活路”,她就只上了一年学。解放那年农历八月,在媒人的撮合下,不满16岁的扶文珍从老家书田坐着花轿,“打发”(出嫁)到楼上,嫁给当地一户发财的好人家。正处芬芳年华的扶文珍是个积极的“文艺青年”,在老家便是“姊妹团”团长的她,嫁到楼上后便加入“文工团”。在银昌先生的父亲和周正典两位老师的指导下学习歌舞、乐器,到石阡县各地参加演出,一做便是十二年。第一次上台因为紧张唱不出来,当时站在台上想哭的心情依然历历在目。文革开始后,“文工团”解散,身为人母的扶文珍精力也更多为子女所牵扯。

说起针线活,出嫁前的扶文珍在家时并没有多少时间学习,纺线、织布、缝衣服、绣花等等手艺,都是到夫家后在婆婆的指导下学会的。很快,全家老小一年两季的衣物都落在她的头上。在当时的社会情境下,扶文珍无疑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好媳妇。十多年前,由于发展旅游的契机,扶文珍老人凭借她的刺绣手艺重新走入公众的视野。和“文工团”时期一样,绣花老人开始活跃在各种培训活动中。

访谈结束后,老人给我们看了她的纺纱机,还亲自给我们演示了如何把棉花纺成棉线。纺纱机是老人的儿子给她新做的,旧的那个已经在一次火灾中被烧了。看得出来,老人的手法依然娴熟,只是如今的纺纱已更多是一种表演,也不会有人再会用纺成的“土布”做以前的衣裳了。值得一提的是,访谈过程中,一个姓邓的老人来访。在她那里,我们看到了几十年前陪嫁的“土布”。

邓老人和她的“土布”

作为一个爱跳爱唱,爱绣花的妇女,扶文珍老人的故事不只讲述了一个传统妇女的人生经历,还从一个女性的视角,见证了八十余年来整个社会的诸多变迁。



文案助理:耿明华

文字编辑:葛春培 田如萍

审稿:王小梅

新媒体制作:杨波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